•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读书

脱不花:一个没上过大学的人,如何终身学习

时间:2020-01-06 08:23:43   作者:   来源:21世纪商业评论   阅读:211   评论:0
内容摘要:来源丨华夏基石e洞察(ID:chnstonewx)作者丨脱不花非常荣幸,能够在这么盛大的会议上发言,尤其是有机会代表没有上过大学的人发言。我一直觉得,罗振宇找我当合伙人是一个“阴谋”,因为他是一位传播学的博士,而我却没有上过大学。但是,一个拥有博士学位的人去做终身学习,其实不是特......

来源丨华夏基石e洞察(ID:chnstonewx)

作者丨脱不花



非常荣幸,能够在这么盛大的会议上发言,尤其是有机会代表没有上过大学的人发言。

 

我一直觉得,罗振宇找我当合伙人是一个“阴谋”,因为他是一位传播学的博士,而我却没有上过大学。但是,一个拥有博士学位的人去做终身学习,其实不是特别有说服力,所以他找到了我,形成了现在这个班子。


我相信他考虑过,一个受教育程度特别高的人,和一个完全没有接受过大学教育的人组合在一起,才能从两个全然不同的角度去思考终身学习这件事。

 

我在我们公司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身份,叫做代表“没有文化的群众”。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的刘松博老师,李育辉老师,都在“得到”上开设了课程。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在一起开了很多次会,每次开会,我都是代表没有文化的群众来发言的。


并且我会告诉他们,老师,您跟您的博士生这么讲是没有问题的,水平特别高,但是不好意思,我们群众听不懂。


因为到目前为止,全中国受到过本科以上教育的人不过5%,绝大部分群众是没有受到过很好的教育的。但是,这些群众在创造历史。所以,老师,您要有历史责任感,试着把您的学问讲给我们这样的群众听。

 

在这种背景下,我们一直在不停地折磨刘老师和李老师,甚至一度令他们感觉幻灭。刘老师跟我反馈说,我给我的博士生讲课很受欢迎,为什么在你这就不行了?


我说,不是不行,而是我们希望能够打开一个壁垒,让那些非专业领域的学习者,让一个对学问和知识保持好奇心的人也能来听,能听懂。


在这样的理念之下,几年以来,我们取得了一定成果,有很多人通过“得到”的服务,有机会倾听到这些大师的课程。

 

今天的题目,结合了得到这几年来的一些探索,有教训也有经验。在如今这个时代,终身学习是我们的百岁人生必然会经历的事情。


那么,对组织而言,一定会面临一些挑战。我把这个挑战统称为为从“是什么”到“怎么办”。具体来说我总结了以下三个挑战,相应地也谈一谈我们怎么面对这些挑战。



1


挑战一:个人和组织如何适应终身学习

 


我们小时候,都拥有过一套书,叫《十万个为什么?》,这套书至今依然是青少年阅读书目里面非常重要的内容。


只是,我小时候对人生的疑问多数还停留在“为什么”和“是什么”的层面,而随着探索的不断深入,我发现,仅仅研究“是什么”和“为什么”已经不够了,尤其是对于我们中国人来说,会有一种强烈的实践倾向,就是要解决问题。


在一个大的时代,全世界都面临着很多新的问题,因此,很多人有强烈的需求去研究“怎么办”,这可能就是终身学习特别重要的一个挑战和课题。

 

所以,我首先特别想正式向大家介绍一个人,他叫吕铁马,今年68岁,当过公务员,也曾经下过海,目前已退休。


那么,我们身边熟悉的人里,有没有这样退休人员呢?他们退休之后都在做什么呢?在学术领域,可能很多人仍然坚持在某些岗位上,但大部分人都选择了回归家庭,养花种草,含饴弄孙,颐养天年。


这些都是非常好的选择,但吕铁马先生另辟蹊径,他在60岁退休那年确定了一个目标,就是去学法律。他说,这是他一辈子的心愿。


但是,学法律是要通过司法考试的,于是,他从60岁开始自学备考,在61岁这年就参加了相关考试。毫无疑问,他没有考过。然后是继续备考,这一考,就是七年,并且终于在第七次参加了中国司法考试以后得以通过,这使他光荣地成为中国法考有史以来年龄最大的一个考生。

 

让我们大跌眼镜的是,他拿到执业律师证之后的第一件事是找工作,并且成功地在北京一家中型律师事务所找到了一个实习律师的岗位。


到今天为止,作为一名68岁的实习律师,他在这个岗位上已经勤奋地工作一年多了。而在他的身边,全是二十五六岁,受过高等教育甚至拥有研究生或者博士学位的同事。

 

这个传奇故事打动了很多人。我问他,你67岁才做实习律师,有人委托你来代理诉讼吗?他说确实,我年龄大了,没经验,好多人不愿意找我做案子。


但是有一类案子我有优势,这一年来接过很多,就是离婚案。如今,吕铁马律师已经成了一名非常优秀的离婚诉讼专业律师,并且他非常有信心再干五年。他说,我干到七十二三岁,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我认识他,因为他是“得到”用户。我曾经问过他,为什么要做这个决定,这个选择跟绝大部分人的选择不太一样。


他说的两句话非常打动我,第一句是:所有的科学家都告诉我们,我们这一代人将迎来超长的寿命。如果我活得比我想象的更长,假如60岁退休,活到90岁,后面还有30年。


我不可以放任自己不去对自己的未来做出规划。第二,他说,我想给我的孩子做一个榜样,就是到了60岁,你仍然可以赢得他人的尊重。在你人生的任何阶段,只要能坚持学习,都可以活出别样的精彩。

 

如今,像吕铁马这样的人已经越来越多了。


就在前一段时间,国内有金融学家做了数据分析,他发现中国确实在迈入老龄化社会,但是从微信的数据、移动通讯的数据来看,这些老年人中的绝大部分人都还在路上,都非常高频地在城市与城市之间穿梭,都还在像吕铁马这样奋斗,这就为我们的个体和组织带来了新的挑战。


我们始终在提倡和发展终身学习,但随着终身学习者年龄的不断增长,当更多高龄奋斗者还保持着极大的学习动力和工作热情的时候,我们的组织有没有做好准备,能够张开怀抱,迎接这些人,使他们也能够成为组织的一员?


因此,我每一天都在提醒自己,首先,我自己有没有可能在年岁逐渐老去的时候,还能和我的同龄人保持竞争?第二,如果有一天,我的公司来了这样一个求职者,他在68岁的时候还有勇气,也有能力去应聘一个互联网程序员的工作,那么我们的组织有没有做好迎接他的准备?


如果我们不能很好地与他融合,与他们这样的人共同做出创造性的工作,那就意味着,我们的组织不是一个能够适应终身学习的组织。

 

最近,四中全会专门提出了建设终身型学习社会战略。过去几年,“得到”每天早上固定会推出的一个节目叫罗辑思维,这个节目有一个固定的呼号,每天早晨会呼叫一次,叫做“和你一起终身学习”。


到今天,这个呼号已经呼叫了868次。在过去三年多时间里,我们也确实在全国范围内找到了一些终身学习者,并且陪伴他们一起终身学习。


而“得到”在上线三年半的时间里,累计用户超过了3400万人次,一共有558位合作的老师,像人大刘松博、李育辉这样,能跟我们一起合作开发课程的老师共有132位,还有385位讲书老师和41位“声音转述师”——这是我们创造的一个全新的职业。


除此之外,“得到”累计开发了195门课程,组织了56场讲座,提供了2002本听书作品。


在“得到”的电子书库里,有两万多本精选电子书,协助“得到”的签约教师出版了31本书,通过“得到”推向市场的实体书有150本。


最为重要的是,“得到”的线上内容超过了4155小时,这是通过互联网进行终身学习,持续学习时长的一个缩影。


“得到”的所有内容都是以非常高密度的方式制作的,平均每天会上线3.23小时的新内容,供用户进行内容和知识消费。而这4155小时的课程,如果放在线下,可能会发生很大的时间上的膨胀,

 

另外一个数字也非常惊人。“得到”上线了三年半的时间,但笔记功能的推出只有两年。这个功能上线之后,我们发现,“得到”用户一共写下了1540万条学习笔记,总字数超过了15亿字。


而到今天为止,“得到”所有用户的总学习时长超过了22万小时,那些每天打开得到的用户,平均每人每天的学习时长是52分钟。


过去,我们经常看到有一些人说,国外的地铁里有好多人在看书,而中国地铁的人多半都在刷手机。


但背后的原因是什么?是因为,过去,国外的地铁里没有手机信号。自从有了手机信号以后,他们也都在看手机。


其实,在基于互联网的阅读,基于数字化的阅读和学习方面,我们可以非常骄傲地说,中国是走在全世界最前列的,这与我们移动通信的普及有着巨大的关系,跟我们消费者的消费习惯也有着巨大的关系。


今天,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会选择通过手机,通过网络来完成他的数字化阅读和深度学习,这与很多人在社交媒体上看到的信息是不一样的。

 

还有一些令我们引以为豪的数据。美国人发明了MOOC,即线上的学习教育系统,它有很多非常好的课程产品。而在过去的几年中,我们一直在追踪它的 “完课率”,即有多少人是在真正地学习,并且完成了学习。


这意味着,他们实现的是深度学习,并且还会启动再次学习……那么,国外传统的MOOC产品近几年发布的数字不容乐观,他们2013年左右达到了完课率高峰,大概在6%左右,从那以后的几年里,一直处于轻微萎缩状态。


到目前为止,它们的完课率大概平均在5%左右,而基于移动互联网的“得到”的完课率是41.88%。其中,刘松博老师是这里面的翘楚,他的课程的完课率大概超过了70%。


这样的一个成就,并不是我们一开始就预想好的。随着业务的发展,我们才逐渐意识到这个问题的重要性。而回过头来才发现,这样傲人成绩的背后,其实是有幸运,也有坚持的。这个坚持,对于一个学习者能够更好地完成学习,也许起到了一些正向的作用。

 

还有一点。就是对于一名终身学习者来说,他已经脱离了考试、考级、考证的压力。所有刚性约束都已经解脱了,在这个时候还能坚持学习的人,更多的是对自我的要求。


那么,新的挑战产生了——过去很多年,我们绝大部分人的学习动机主要来自外部的约束,比如高考,国考,落实工作等。


但当我们进入工作岗位,很多刚性的约束没有了,这个时候,很多人就丧失了目标感,他很难重新给自己定义目标——这也是“得到”三年多以来也只发展到三千多万用户的原因,他们只是互联网用户当中非常小的一部分,因为自定义目标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2


挑战二:如何找到终身学习的内驱力

 


那么,组织怎样帮助员工,或者我们如何帮助他们自定义一个目标呢?这是“得到”上线以来面临的第一个挑战。从我们的实践来看,最有效的方法就是以人为通道,把人作为人的榜样和标杆。


“得到”从创业伊始就坚持做的一件事就是,在一个学术领域,一个课题领域,我们只跟一位老师合作,并且这位老师一定是我们所能寻访到的,这个领域最优秀的老师。


然后,“得到”通过和这位老师的共同努力,把一门课程打造成为市场上最好的头部产品,并提供给学习者。大部分学习者在学习启动时,对这个学科的了解未必深刻,但出于对这样一位教授者的向往和认同,他们会启动对一个学科的学习。


比如,“得到”开设的薛兆丰的经济学课,目前有超过45万人在学习。他基于这门课程出版的《薛兆丰经济学讲义》也卖出了100万册。


我们会发现,大量的学习者在此前对经济学是又爱又怕——他们既想深入探索经济学的奥义,但又有畏难情绪,觉得隔行如隔山,或者以时间有限为由,为自己设定了障碍——这样的情形非常常见。


但是,薛兆丰老师的出现,打破了这样一种人的自我限定,他起到了示范和带领的作用,引导更多的人在经济学领域寻找现实世界的解决方案。


比如,前段时间,我们发起了为期一个季度的“薛兆丰带你重新学一次经济学”活动,发现在一个季度里面,有超过50人加入了这个计划,跟着他一起重新学习了经济学。


这就是所谓的以人为通道,可见名师的力量。一个有示范精神,有人格魅力的老师,能带动一批人的学习,包括一些懵懵懂懂的人启动学习。


在这个学习的过程中,因为不断地反馈,不断地收获,他就建立了对学习的信心,并能够竖立起持续学习的决心。把这样一群人逐渐发展成为终身学习者,是“得到”在自定义目标过程中的发现。


除此之外,互联网所擅长的奖励方式,比如即时激励或者打怪升级的一些方式,针对学习其实并不好用,因为学习本身这件事是挺反人性的,特别需要发自内心的自驱力。而人的示范作用,对自驱力的产生是最有效的。

 

对于互联网公司来说,我们面临的另一个巨大挑战是,如何更高效地构建知识体系。


比如我,我没有读过大学,虽然可以通过自学得到很多知识,但是有一件事情是永远没有办法弥补的,就是我没有受到系统的学术训练。


所以,在进行系统化学习的时候,能力明显比其他同学要弱一些,因为我缺少一个系统学习的方法,而这恰恰是高等教育要传递给每个人的价值。


因此,我们在互联网上提供一个高效学习方案的时候就必须清楚地知道,如何构建知识体系这件事情,并不是互联网所擅长的,它是传统教育体系内,以名师带高徒的方式,以心传心的模式构建起来的。


而互联网只能起到一个补充性的作用,是用技术尽可能弥补缺陷的做法。那么,这个技术是什么呢?就是人工智能。


所以,过去两年,“得到”投入巨资,用于“得到大脑”这个人工智能项目的建设,即试图以人工智能的方式,模仿某一个名师带高徒的方式,比如某导师会为自己的研究生开书单,带领他的学生进入某一个领域进行深入学习和探索。


“得到大脑”在元旦前后就会上线并提供服务,而用户可以从任何一个知识点进入,比如从兴趣入手,而这个兴趣不见得一定是某一个具体的学术问题,它可能是对一个公司的兴趣。


比如说,我对华为产生了兴趣,在“得到大脑”输入“华为”二字,它就会提供一个围绕着华为构建起来的知识网络。当用户跟从兴趣方向,在“得到”提供的有兴趣的知识网络里畅游一番之后,一套与此相关的,完整的学习路径就被架设起来了。

 

这个创意是怎么来的呢?这是我们在面对3000多万用户服务的时候,从后台看到的最常见的问题:我是某企业从事某项工作的,已经学习了李育辉老师讲授的“组织行为学”课程,请问接下来,我该学哪些课程——这是最常见的问题,用户希望“得到”能够给出一个深入学习的方案。


但是,靠人工是无法满足每一个不同个体的个性化需求的,因为每个人的情况都不一样。


在这种情况下,就特别需要一个能够匹配到不同的人的,系统的解决方案。因此,这是我们在探索的,也是终身学习第二个最大的挑战。



3


挑战三:怎么建立有效的反馈激励机制

 


第三个挑战,对我而言,也是最难的一件事情,就是如何建立反馈和优化机制。就是我们基于真实的人际网络,处在传统的学习体系当中时,尽管天资有差异,成绩有区别,但是我们常常会得到来自不同对象的反馈,包括“考试”“测验”以及老师和同学的反馈。


基于这个反馈,一个聪明的人是可以做出自我优化的。但是,这个个人终身学习的反馈和优化机制,在互联网上则非常难以实现。


那么怎么办?三年来,“得到”一直在探索。我们曾提出过一个假设:学习有没有成瘾性?能不能把游戏的强反馈机制带入到学习产品的研发中来?为此,我们甚至引入了很多游戏产品经理来参与开发,但从结果看来,作用不大。因为机器模拟出来的反馈,并不能为个人带来真实的优化。

 

所以在终身学习这个领域的最大问题,无论是在组织当中,还是在社会上,无论你以什么样的目的和方式去学习,可能有兴趣带动的,也可能有为了充实生活而投入的。


总之,终身学习最难的一件事情就是如何形成反馈和优化机制,可以让自己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

 

而来自“悦悦姐”的实践,给我带来了非常大的启发。悦悦姐是一名女性创业者,她毕业于美国名校,回国后却一头扎进了一个特别苦的行业,就是在农村用人工智能的手段帮助渔民提高产量。


大家都知道,中国的水产行业是全世界最大的,也拥有非常多的渔民。但是悦悦姐发现,即便她常年扎在南方农村,要说服那些养鱼户使用人工智能产品也是非常困难的,因为他既不理解,也看不到效果。


那么,她的突破口在哪里呢?她先从增值服务做起——帮渔民照看放暑假的孩子。农村的孩子放假没人管,很容易出事故,而悦悦姐租了一个空院子,雇了一个本村的会做饭的阿姨,把这些孩子召集起来,号称农村夏令营,提供免费的照看服务。


不要钱,管饭,管安全,这样的服务谁抗拒得了?大家都非常高兴,孩子们也不觉得假日漫长无聊了。


那么,她为孩子安排了哪些活动呢?“得到”上有一个产品叫“少年得到”,是针对青少年的,99块钱一门课,比如《鲍鹏山讲水浒》,一共300讲,非常长,够孩子听好久好久。


在这个夏令营里,每天早上,阿姨帮孩子们连好音箱,集体听书,下午再轮流复述一番,一天很快就过去了。这个活动在上百个村推行,受到了极大欢迎,由此,她的业务也发展得特别好。

 

因为这个,悦悦姐和我开玩笑说,她替我推广了产品。我也开玩笑说,我们的产品,本来的一个用户买一份,结果你用音箱一扩,一村人才买一份。


但是,这种方式达成了非常奇特的效果,就是一个暑假过去了以后,这些孩子因为每天要给别的小伙伴传述他听到的故事,所以他的表达能力和作文能力都得到了突飞猛进,超过了很多在城里上补习班的孩子。


他不仅可以绘声绘色地演讲,也可以写成一篇很漂亮的作文,这是悦悦姐一开始并没有想到的,她的初衷只是通过孩子们来影响他们的家长,从而来推广自己的产品。没想到,这些孩子真正发生了变化。


事后总结,原因非常简单,就是当你带着教别人的任务进行学习的时候,你的学习态度是最端正的,学习效率也是最高的。当你以教别人为目的的时候获得的反馈,进行自我优化的动力也是最强的。


所以,可以这么说,我们这些自以为高大上的产品,却是在农村水产户那里得到的巨大启发。

 

所以,要推进终身学习的进展,群体互助和以教为学是不可或缺的,也是非常重要的。也就是说,一定要让那些过去以数据,以ID形式存在的人还原到线下,形成真实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他们要互相寻找,互相认识,互相帮助,而且要互相授课,就像悦悦姐夏令营里的孩子一样。


因此,在我们的“得到大学”这个产品里,线下的聚会、互助的授课是、每三个月,甚至每一个月就要进行一次。在北上广深,“得到大学”的完课率达到了200%,这在全世界都没有出现过。


一个人在线上选择的课程,他会自觉地学两遍,第一遍是自学,第二遍是分享,这其实就是复习的过程,其效果非常明显。


在最近一年的时间里,“得到大学”服务了5000名学员,这些人基于互联网的学习,通过群体互助机制,建立起了一个全新的学习习惯。


这里面,“得到大学”最优秀的一批学员,可以保持一周一聚的习惯,在自己建立起来的学习和互动机制下,延伸成为更大更好的学习社区。这是我们三年半以来实践的一个落点,我们认为是极有价值的。

 

明年,“得到”希望在人民大学和诸多企业内推行我们的HOW TALK产品。具体地说,就是由各行各业的人来讲“HOW”,比如你如何开展工作,如何解决问题。


在“得到大学”,我们听过很多人讲“HOW”,有治疗乳腺癌的医生给我们讲授中国的乳腺癌术后生存率如何提高,也有乡镇干部讲基层的社会治理,还有程序员讲如何开发千人千面的产品等等,涉及到了各行各业,各个领域。


事实上,大量的知识不仅仅存在于大学的课本上,还有很多正发生在人的头脑里,还没有来得及被结构化。“HOW TALK”就是通过群体互助的方式,让那些正在发生的知识从头脑中被攫取出来。


而这个攫取的过程,就是一个快速结构化的过程,它同时可以把我们终身学习的对象和主题再往前推进一步。


标签:终身学习  
相关评论
搜学记 版权所有 联系站长邮箱:348237597@qq.com  鲁ICP备180145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