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公司

德州仪器,究竟是家怎样的企业?

时间:2019-11-18 15:44:01   作者:   来源:商业周刊   阅读:261   评论:0
内容摘要:台积电创办人张忠谋在近日出席台积电运动会时说,自己人生只分为两个阶段:一是为德州仪器(Texas Instruments)效命,一是为台积电效命。因为对公司有信心,他只投资这两档股票。台积电今(12)日股价已经涨破300元,张忠谋曾一路当到副总裁的德州仪器,过去5年,股价也涨了约......
台积电创办人张忠谋在近日出席台积电运动会时说,自己人生只分为两个阶段:一是为德州仪器(Texas Instruments)效命,一是为台积电效命。因为对公司有信心,他只投资这两档股票。


台积电今(12)日股价已经涨破300元,张忠谋曾一路当到副总裁的德州仪器,过去5年,股价也涨了约130%。


7万5千字,是张忠谋要在自传下册用来阐述他在德州仪器时期的篇幅。德仪,到底是一间怎样的企业?


 一次关键的“分手”


1954年,德仪领先业界做出第一颗商业化的硅晶体管;1958年,张忠谋的同事杰克基尔比(Jack Kilby)又发明了第一个集成电路。集成电路就是我们常听到的IC,没有它,我们现在不会随手一个智能手机,更不会有可以高速运算的电脑。


现在,德州仪器是世界上最大的模拟芯片公司。模拟芯片用来接收光、电、声音等一切外界、连续性的模拟讯号,从马达到冷气,都有它的踪影。


1950年代,同与德仪在半导体产业的有摩托罗拉(Motorola)、IBM、通用(GE)、美国无线电公司RCA等,之后,IBM与摩托罗拉都将半导体出售分割。今日,通用的市值衰退到1千亿美元,股价只剩下11美元。


德仪能有今日,是因为它敢于说分手。


德仪第一次最果决的分手是在1998年,它一砍,就是把最大的事业群砍掉。在此之前,日本的记忆体公司崛起,美、日争夺起了记忆体市场,许多美国公司被迫出局。当时,美光(Micron)和德仪是唯二幸存的公司。


《华尔街日报》指出,1996年,德仪最大的事业群是记忆体,但市场价格却跌了8成。同一年,德仪当时的执行长过世,由安吉布斯(Tom Engibous)接任,他加速了德仪的改革。隔年,他出售国防电子部门、软件部门,把电脑部门卖给了台湾的宏碁;1998年,德仪将记忆体部门卖给美光,退出记忆体战局。


财经杂志《霸荣》(Barron's)指出,德仪卖掉这些部门,更聚焦在数字讯号处理器(DSP)生意。加速转型4年后,美国研调机构Forward Concepts报告,市面上手机使用的基带芯片组,有高达5成的DSP都来自德仪。


又一次选择退出


第二次,则是2008年。这一次,它已经是手机芯片霸主,但又选择退出。


德仪在高峰时,于全球手机芯片市场有高达两成市占率,然而在高通的竞逐下,其从2007年开始至2009年却连3年衰退。2007年,高通在手机芯片的市占首度超越德仪。


2008年,已经在公司任职28年的执行长里奇.坦伯顿(Rich Templeton)接任德仪董事长,他果断宣布,中止手机基带芯片的所有研发资源投注。当时,德仪旗下第二大无线事业部门大部分营收都来自手机基带芯片,这占德仪全年总营收125亿美元的五分之一。


坦伯顿宣示,他要将公司转变成一个「模拟和嵌入式处理产品」的公司。他敢于痛下决心割舍手机基频市场,是因为竞争者太多了,屈指一算就有10家以上,「基带芯片的世界正在改变」,「正因如此,你应该要专注投资在新的领域。」


2012年,德仪进一步终止旗下的智能手机处理器业务,裁员1,700人。路透社报导,德仪不只是面对高通竞争,甚至连苹果和三星等手机商都已经在设计自家处理器芯片,取代原本从德仪这样的芯片公司购买。


当时,美国科技媒体网站The Verge下了斗大标题:「德仪承认失败,将焦点移出智能手机」。


赢者通吃


大舍后,德仪还大买,以激进的手段,去调整体质。


2011年,德州仪器以65亿美元、约78%的溢价完成购并国家半导体(National Semiconductor),这笔金额几乎是德仪2010年营收的一半、净利的两倍之多。


彭博指出,相较于过去一年(当时2011年)的196起半导体购并案,德仪支付了超过平均溢价4倍的价格。但此举也让德仪成为继英特尔和三星后,当时世界上第三大半导体制造商。


做手机芯片跟做模拟最大的差异在于:前者是有特定大客户的手机市场,后者则是分散化的市场。


坦伯顿说,类比和嵌入式芯片市场分散,代表的是成千上万个顾客和应用,这代表德仪不再依赖有高能见度的「下一个大应用」,而是要成为大小应用上通吃的企业。比如,从室内恒温器、冷气系统、马达到车用的防撞系统、盲点侦测、变换车道、停车辅助等,若要更智能化,都需要他们的产品。


2006年,德仪还只有4成5的营收来自类比与嵌入式芯片产品,到了去年,已高达9成。德仪的应用和客户变得更广、风险更分散,但付出的代价是他们得更掌握顾客的面貌和数据。今年9月的投资人会议上,坦伯顿说,他们搭建了业务人力,还建立了线上系统,就是希望能够「直接」照顾客户。


今年10月7日,文晔、大联大两家代理商公告,德仪因策略调整,将于2020年底前终止文晔24年、大联大38年来的经销代理关系。


一位德仪的竞争者、其台湾高层说,从他们的角度看来,砍掉代理商是非常罕见的举措,但他并不意外,因为他在4、5年前就观察发现,德仪在大规模甄选业务,想放掉代理商。他说,德仪给人的印象一直都走在前端,「(他的这些)创新是蛮令人印象深刻的。」


德仪在1996年到1998年间展开第一次转型,2000年的净利是两年前近7倍;2008年开始,它又再花了10年的时间,真正转型成为一个模拟与嵌入式芯片公司,净利是10年前近3倍。


过去5年,德仪的毛利率水准皆维持在55%以上,最近两年,毛利率更来到65%左右。《富比世》(Forbes)在两年前的一篇评论就指出,德仪为聚焦工业和车用市场,模拟芯片营收和毛利会持续增长;模拟同业亚德诺半导体(ADI)因为聚焦高档市场,今年毛利率也破67%,市占第三的英飞凌(Infineon),则是稳定维持在35%以上。


只做第一的生意


德仪坚持只做第一的生意,敢于开先河,跟台积电的理念有异曲同工之妙。


今年10月,德仪给出的第四季营收预估低于华尔街预期,德仪认为是因为大环境、贸易摩擦的问题。即便如此,目前仍有14家法人喊买,17家维持持有,只有一家喊出低于表现。


金融服务网站Seeking Alpha一篇文章就评论,投资人不需要担心德州仪器,因为这家公司给股东的配息够积极。过去10年,德仪股息的年均复合成长率高于20%,综观车用与工业用的终端市场,他们期待德仪能够持续成长。


德仪依旧还是半导体界的经典。从张忠谋、台积电总裁魏哲家、台积电前共同营运长蒋尚义到中芯国际创办人张汝京这些半导体界大咖,都曾在德州仪器任职。


张忠谋能把台积电推到今日,德仪为其带来的价值观必然有影响——「诚信正直(Integrity)」、「创新(Innovation)」、「承诺(Commitment)」,这三点都同列在两家公司的企业核心价值中。张忠谋曾在与商周专访时说,有诚信的公司,股价才会相对好,「像我做了25年的德仪,它的Integrity一直没有改变。」


他这句话没说错。台积电今日市值达新台币7兆8,800亿元,德仪市值超过新台币3兆元,这个共通信仰确实深具价值。

标签:台积电  德州仪器  
相关评论
搜学记 版权所有 联系站长邮箱:348237597@qq.com  鲁ICP备18014589号